「壞」膽固醇真的「壞」嗎?

誤導性的統計分析,排除不成功的試驗及忽視許多相互矛盾的觀察是半個世紀以來的假設的根源,這可能是完全錯誤的。對於膽固醇和壞膽固醇,事情並不是像我們希望的那樣明確。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CL-C)或「好膽固醇」可能並不是那麼好。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與死亡率之間存在令人不安的關聯。另一項研究發現,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與女性患心臟病的風險較高有關。現在,新研究已經對「壞膽固醇」或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發出了批判性的關注。

 

瑞典Uffe Ravnskov醫師及其團隊分析三個大型的回顧性研究,這些研究認為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會導致動脈粥樣硬化和心血管疾病,而史達汀類藥物可預防心血管疾病。

 

為什麼高「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不是罪魁禍首

瑞典Uffe Ravnskov醫師及其團隊從哲學家卡爾波普爾的「科學主張的可證偽性」的準則開始,根據該準則,科學理論永遠不能被證明是正確的,但它可以被證明是錯誤的。因此,他們開始研究「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假說是否可能被偽造。研究人員解釋,高「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是導致心臟病的主要原因的假設是不成立的,因為低水平的人和高水平的人一樣動脈粥樣硬化,他們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相同或更高

 

「好膽固醇」:多少是太多?

「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是『好膽固醇』」的口頭禪可能不再是每個人的情況。

 

支持「脂質假說」的論點來自許多針對年輕人和中年人的研究:高「總膽固醇」或「壞膽固醇」可以預測未來的心血管疾病。這是正確的,但有關連與有因果關係並不相同。那些研究不僅無法證明因果關係,而且統計方法也存在缺陷。

 

作者繼續指出一系列其他可能導致心血管疾病的原因,但都沒有被加入評估,例如精神壓力、發炎和感染。

 

拉文斯科夫博士及其同事總結道:

檢視「膽固醇假說」的那些研究,我們認為它們是偽證,因為它們無法滿足任何「希爾準則(Bradford Hill Criteria)」的因果關係標準,而且三個回顧性研究的結論是基於誤導性統計、排除不成功的試驗及忽略了許多矛盾的觀察。

 

人們應該做出「知情」的決定

共同作者佛羅里達大學的David Diamond教授對於這一發現做了評論:「數十年的研究都設計在欺騙公眾和醫生,使他們相信「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會導致心臟病。事實上,它沒有。對低密度脂蛋白的研究非常有缺陷,不僅缺乏低密度脂蛋白與心臟病之間因果關係的證據,史達汀類藥物倡導者用來證明益處的統計方法具有欺騙性。」

 

研究人員的目標是「與人們分享」這些信息,以便他們在考慮服用降膽固醇藥物時做出「知情」的決定。

 

編譯來源:

  1. Medical News Today(2018.10.03)
  2. Uffe Ravnskov, Michel de Lorgeril et al. LDL-C Does Not Cause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current literature. 2018 Expert Review of Clinical Pharmacology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